精英小说网 > 玄浑道章 > 第二十一章 遭遇
????那个道人显身出来后,就往张御看去,他有些意外道:“是你?”

????张御眸光微微一动,他并不认识对方,可听到此人这言语,心下一转念,立便就能猜出,这人应该就是之前试图用“元神照影”来诓骗他们的那人,他道:“原来是尊驾。”

????思兰听到两人说话,顿时感到有些绝望了,原来这两个人真认识!

????不过她很快现不对,这两位虽然认识,但似乎彼此有股敌意,她看了看前方,又看了看后方,小心的挪动着身躯往一旁的岔道之中退去。

????那道人此刻也没有工夫来理会她,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张御身上。

????他在犹豫是不是现在就动手。

????虽然之前他就想过要让毁坏自己法宝的人付出代价,可他更希望自己实力更强之后再来做此事。

????由于不了解对手,这种遭遇性的斗战以往是他一直试图避免的。

????张御却是能够感觉到,这个道人的气息很是不纯,而且能感觉到有一股残恶之气,这意味着对方的身上法力精元并不全是自己修炼出来的,而是吸摄入了他人的精气,甚至进行过活人祭炼。

????结合之前此人试图诓骗他们跟随前往,这非常明显就是一个邪修,而且手中人命绝然不少。

????这种人物为恶甚大,既然见到了,那就不能放任不管,于是缓缓向前走去。

????那道人对气机的变化很敏锐,张御这边敌意一露,立刻就有所感应了,他反应也快,当即袖子一抖,一只香炉飞了出来,一晃之间,就有一道白色光芒洒下,将他遮护入内。

????张御此前拜在那位老师门下时,曾与几位同门试着切磋过,不过那时候他连心光都不具备,也仅是凡人技巧的较量罢了,所以这回算是他头一次与真修交手。

????不过一看到对方第一时间祭出护身法器,他却是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,因为他见以往同门之间的斗法通常也是如此,唯有桃定符一个人除了用剑,其他什么都不用。

????他没有去管对方如何,意念一催,霎时剑光一闪,势若霹雳,轰然射去,直接撞在了对方那一层护身光芒之上。

????那道人身上那层白光顿时剧烈晃动了几下,他也是脸色一变,一把将香炉抄在怀中,脚下光雾一闪,就裹着自己直接往外遁走。

????他心里暗骂了一句,“这什么世道,随便碰到一个修士都是剑修!”

????他很清楚,在这个没有闪挪余地的洞窟中和一个心剑合一的剑修斗战,那就是找死,就算自己身上法器再多也没有用。

????也不怪他不小心,之前虽然见到张御拿着剑,可是玄修通常是很少用到法器的,最多用一些天机部的造物,哪里能想到张御居然还能把剑器祭炼到这等地步。

????不过他遁虽然不慢,可是到底不及飞剑迅快,那剑光此刻不但追了上来,还于瞬息之间在他护持光芒之上连斩数十次。

????他怀中香炉出嗡嗡震鸣,那外面一层光芒也是震颤不已,眨眼间只剩下薄薄一层,眼看即将破散。

????好在这时候前方一阔,出现了一处较为开阔的洞厅,他眼前一亮,加窜入了进去,一落此中,脚下站稳,便再度将香炉祭起,同时全力催动法力,那护身白光又一次膨胀厚实起来。

????到了这里,他自觉就有闪挪余地了,可以放手与敌一战了。

????张御也是随后步入了此间,如果可以遥剑斩杀敌人,那他一定会这么做,可是飞剑去得越远所附着的心力就越少,消耗也越大,对付这样有法器护持的敌人,还是需要在一定范围之内出手。

????那道人这时趁着外间护持光芒未灭,把袖一抖,顿时有紫红色的沙雾滚滚而出,顷刻弥散开来,并且往周围各个甬道之内涌入进去。

????这是他炼就的一口“天钧云砂”,此物能重能轻,能远能近,全凭他意愿催动,且因为与他法力相合,他在沙雾里面能够穿梭自如,而外来之物则会处处受阻,变得滞重迟钝,如此就可以最大程度的限度遏制住飞剑了。

????此刻另一边,思兰见到两人接连遁光离去,心中松了一口气,不过她才放松没有多久,就见一团团紫红色的沙雾自甬道深处奔涌出来。

????她连忙往外闪避,可猝不及防之下,仍是不小心沾上了一点,动作顿时一慢,随着那些沙雾逐渐涌来上来,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万钧之物压住了,高大的金属身躯晃了几晃,砰地一声单膝跪了下来,此时就连承载她的地面,也在不知不觉间在往下方沉陷。

????她惊慌道:“纯白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纯白道:“没错的话,这应该物性和灵性相结合的物体。利用你的灵性力量,可以暂时抵御灵性的一面,再用外甲赋予你的力量去挣脱。”

????思兰立时照做了,身上有一道灵性光芒腾起,有意识的将那些烟雾推开,果然她又能再次站起,她使力一步步向外走去,没有多久,就从那些沙雾之中走了出来。

????她呼出一口长气,道:“纯白,这一次你总算有点用,不然我可就交代了。”

????纯白道:“毕竟你只是被波及,那名修士的注意力也不在你身上,要想挣脱出来不难。”

????思兰没好气道:“以后说话别那么直白,会没朋友的。”

????纯白道:“我的能力亟待提高,需要你开拓见闻,增长知识。”

????思兰有点头疼,道:“有什么快一点办法么?”

????纯白道:“如果有人愿意的话,我可以和他的观察者互相交流,这样可以快提高。”

????思兰苦恼道:“这事有点难办,算了,待会再想,鲁老被那些雇佣士卒带走,现在应该脱险了,稍后我回去问问他老人家有什么意见。”

????纯白道:“现在不走么?”

????思兰看了看甬道深处,道:“不管怎么样,那个修士都是救了我,虽然我帮不了他的忙,可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,至少要确认结果再说。”

????张御此时看到那一团紫红色烟雾涌出,便感觉到这东西必会对蝉鸣剑会造成某种影响,立起心意一转,将剑刃御去天中,同时向前踏出一步,口中言道:“敕退!”

????就他在一语落下的时候,那些紫红色的烟雾似被一股浩大狂风卷过,向着后方退去,将那道人的身形再度暴露了出来了。

????此时悬于高处的蝉鸣剑同时自上疾落,只是一击之下,那道人护持光芒就几乎破碎,此人神情大变,连忙掐诀稳固。

????张御这刻再是向前一步,言道:“敕禁!”

????飘在上空的香炉剧烈一晃,灵光顿消,从天空之中掉落下来。

????那道人失了屏护,面露惊怖,立要飞身遁走。

????张御此时走出了第三步,同时于口中言道:“敕封!”

????那道人浑身一震,只觉浑身法力如被封禁,尽管只是极短的一瞬,可外间那飞剑却未错过机会,倏忽一疾,一缕剑光只是绕着他的颈脖一转,那头颅便已是滑落下来。

????那道人身躯却是站着不动,随即一团沾着污秽邪芒的神魂从中遁出,并往远处疾去,后方剑光一闪,追了上来,于半空之中一搅,似闻得一声凄惨叫,那神魂便就破散无踪。

????张御伸手一拿,将剑光捉回,顺势还入鞘中,那道人无头尸体于此时晃了一晃,终是栽倒在地。

????而那滚滚荡荡的紫红色烟雾失了法力寄托,也是化作一粒粒微小晶砂,噼里啪啦洒落下来。

????这个时候,他听到了某种声响,似是什么东西夹在着一起掉落下来,转去一望,见那是许许多多瓶瓶罐罐的零碎,就落在身边这个道人身边不远处。

????他思索了一下,看来对方应该通过了某种手段,将这些东西收束在了自己的紫红沙雾之内,现在人一死,这些东西也就暴露了出来。

????只是此刻,他却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热流,心下一动,走了过去,看有一眼之后,伸手一拿,就将一物摄入手中。

????这是一尊玉制神像,只是青面獠牙,三六臂,状极邪恶,如此模样,足可称得上是魔像了,不过看去却是一股天夏风格,而非土着异神之流。

????雕像被保护的很好,从光泽度和残留的气息来看,主人明显是经常擦拭的,而非尘封之物。

????他看着这神像,立时联想起在东庭时秦午赠给自己的那一尊神像来。

????他不禁陷入了思索中,这么看来,的确有一部分人在祭拜这些东西,只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?那道人明明是一个修士,却为何要随身携带一个神像?

????他决定回去之后再寻人问上一问,看能否找到相类似的线索。

????他目光落下,再把那些零碎的东西扫有一遍,这里面无非是一些丹丸药膏,还有几件遗落下来的法器,这些东西都是邪气隐隐,还透着一股冲鼻的血腥气,他是不会去用的。

????于是他一挥袖,翻动层层泥土,将那些东西以及那道人的尸身一齐掩埋下去,再稍作感应,就往思兰所在的方向而来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